当前位置:遵义律师 > 故意杀人 > 文章正文
邓玉娇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分析
作者:遵义律师    文章来源:www.zy148.net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-09-14
是抗暴烈女还是杀人凶犯?这两个标签,好像是贴在骰子上的两个相反的咒符,将决定21岁的邓玉娇后面大半生的命运。从前几天的舆论上看,骰子几乎已经停留在前一个标签上了。
  昨天巴东县公安局发表的一纸通报,让骰子的转速发生了明显的改变。昨日中午,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公安局在互联网上通报了“5·10”案件的一些细节和警方的处置情况。巴东县公安局称,已经以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对其立案侦查,是否自首须经法院认定。5月10日,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,被娱乐场所的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在宾馆水疗区。该案因当事双方身份地位的特殊,以及被刺死官员据传曾“要求提供特殊服务”的情节,而备受社会关注。
  案发过程:不是“按倒”是“推坐”
  在巴东警方的通报中,记者发现原先报道的“特殊服务”一词,通报中称是“异性洗浴服务”;媒体报道的“按倒在沙发上”,通报中称是“推坐在沙发上”。其他各种细节和之前报道一致。
  抑郁说法由来:包内发现相关药物
  巴东警方通报称,5月11日,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巴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。侦查中,侦技人员发现邓玉娇随身携带的包内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,结合调查情况,已决定将邓送往相关医疗机构检查鉴定。目前此案尚在进一步侦查中。
  巴东县公安局现已经以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对其立案侦查。关于本案的性质及相关事实情节,应待案件侦查终结后由有关职能部门依法作出认定。如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的邓玉娇是否自首的问题,本局认为,邓玉娇有主动投案情节,但自首是否成立,应经诉讼程序由人民法院审理后依法作出认定。(南方都市报)
  邓贵大的特殊服务要求为何不见了
  然而,前几天的故事却是这样讲述的:5月10日夜晚,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政府3名官员,酒后去一个叫梦幻城的娱乐场所寻欢,无故非礼正在休息室里洗衣服的女子邓玉娇,向其索要“特殊服务”,也就是性服务。邓玉娇明确拒绝,并打算离开。招办主任邓贵大,掏出一叠钱来敲打邓玉娇的头部,利诱其卖身。邓玉娇不理,再欲离开,被邓贵大按倒在沙发上。邓玉娇挣扎起身,再被按倒,羞愤之中,挥刀自卫,刺中邓贵大胸部及喉咙,致其不治身亡。另两个官员黄德智和邓某,一人动手,亦被刺伤,一人未敢近前。事发后,邓玉娇打电话向警方自首。
  弱女子邓玉娇遭遇暴力侵犯,奋起还击,实属正当防卫,是非一清二楚。但是警方放出消息说,邓玉娇可能患有抑郁症。舆论大哗,纷纷质问:弱女受辱,关抑郁症何事?大家担心,警方对这一病情的强调,势必扭曲案情,模糊是非,使一起弱女抗暴案变成精神病人行凶案,从而为强奸未遂者开脱罪责。
  邓玉娇被送往医院观察鉴定。有人认为,遭遇此番羞愤及血案刺激,一个正常女子也有可能变成精神病人。但是法律专家指出,无论她是否有病,根据媒体报道的案情,强奸事实无可争议,正当防卫确定无疑。
  然而,真正可能让这个争论显得多余的,是警方昨日的通报。这份通报讲述了故事的另外一个版本。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有两点:用以确认邓贵大等人强奸动机的“特殊服务”要求不见了,变成了“异性洗浴”服务;用以确认其暴力行为的“按倒”在沙发上,也变成了“推坐”在沙发上。围绕着两个关键点发生的其他细节变化是:一,邓玉娇并不在休息室,而是在水疗区。发生争吵之后,邓才离开水疗区进入休息室;二,首先跟邓玉娇发生争吵的人,并不是邓贵大,而黄德智;三,黄德智要求提供“异性洗浴”服务,遭到拒绝,并一路争吵到休息室,邓贵大闻声后才赶来;四,争吵中,休息室内另两名服务员上前劝解。
  “异性洗浴”是不是性服务?“推坐”是不是施暴?这两个词成为网络新宠。警方说,已以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立案侦查。关于本案的性质及相关情节,应待案件侦查终结后,由有关职能部门依法作出认定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此案的事实和性质,变得不像此前那样清晰和确定了。我个人对这个通报的读后感是,莫非此前的媒体报道搞错了?
  问题是,当初媒体所报道的事实从何而来呢?此前的多家媒体都报道说,他们的消息来源是:5月12日,巴东县公安局副局长宋俊向县政府通报此案的调查结果及细节。那么,宋副局长那天到底有没有通报?如果有,能否公开一下原始的记录?如果当初的通报和现在的通报发生冲突,警方不能简单地说以什么为准就行了,而需要解释这个差异是如何形成的。更重要的是,媒体应该跟进采访,让公众了解更多的事实。(潇湘晨报)
  相关链接:据称被刺死官员为女服务员的叔叔
  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案发10多分钟后,女儿给她打电话,要她到雄风宾馆去一下。“我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只听到她打电话时带着哭声。”我赶到雄风宾馆时,警察已经来了。我问女儿出了什么事,她说“那些人是畜牲”。“论起辈分来,邓贵大算是女儿的叔叔啊”。
  张树梅在接受恩施电视台采访时称,邓玉娇已有三年(的病史)了。她得了忧郁症、失眠症,现在发展到精神有问题,一直在治疗,在浙江治过,在武汉也治过,在恩施优抚医院也治过。现在情况不太乐观。
  张树梅说,邓玉娇高中读了一年后,2007年便随同伴去福建一鞋厂打工。去年农历九月份回家后,休息了一段时间。一个月前,她去雄风宾馆当服务员。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 
    首席律师
    范华勇 律师
    [律师简介]  [业务范围]
    手 机: 13511889045
    电 话: 0851-28260551
    E-mail: 1830049903@qq.com
    Q Q: 1830049903
    地 址: 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湛江路城市之星三楼
    关于我们 | 首席律师 | 律师团队 | 联系我们 | 业务范围 | 网站管理
    Copyright© 2011-2013 贵州刑事辩护律师网-遵义律师-范华勇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湛江路城市之星三楼
    律所:贵州山一律师事务所
    黔ICP备12003106号
    电 话:0851-28260551 站长:范华勇律师 QQ:1830049903 E-mail:1830049903@qq.com
    本站部分资料从互联网下载,仅供学习和交流之用;如果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敬请有效告知,我们会立即更正并向您致歉!
    技术支持:律师建站 关键词:遵义律师